自北大西洋的暖流

我……_

『APH/米英』幽霊屋敷の吊首り少女.2

幽霊屋敷の吊首り少女.2[短篇完结]

*bgm「幽灵屋的上吊少女」歌曲脑洞
*cp,米英,only   [人类米×幽灵英]
*非国设
*小菊法叔出没
*根本没有写多少……正文↓

——————————

        “诶…看来真的要在这儿躲雨过夜了,应该听本田的话先回去的。”闪电刚刚好打过,短暂的照亮了两人的周围,随即又只剩下手电的光亮,“说起来,亚蒂,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嗯,是啊……才不是因为没朋友呢,只是因为想自己来而已。”亚瑟靠在玻璃上,双眼漫无目的的在三楼的黑暗中扫来扫去,好像只是不经心的回答。

        “原来亚蒂没有朋友啊,肯定是因为性格太别扭。”阿尔弗雷德断然的说到。

        “都说了不是了!……”

        “HERO可以跟你做朋友哦。”阿尔弗雷德笑着拍了一下亚瑟的脑袋,沙金发的手感果然不错。

        又一道闪电打过,伴随着上一次的雷声混混而至。

        “……怎么不说话了?HERO说的有问题吗?”阿尔弗雷德有点看不清亚瑟脸上的表情,于是打算凑近了看看,却被对方拍了回来。

        “所以都说了不是了!笨蛋……”亚瑟撇过头,让阿尔弗雷德看不到他的脸。

        “DDD,亚蒂你在害羞什么啊?”

        “没有。”亚瑟把头转回来,“先去三楼找个地方歇一歇吧,我听见你肚子响了。”

        “嗯,HERO的汉堡还没有吃呢!”

        阿尔弗雷德说着,向三楼走去,却发现亚瑟并没有跟上来,而是站在原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嘿,亚蒂,怎么了?”

        “呐,阿尔弗雷德,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只是因为听到了有鬼的传闻而已啊,就跟两个朋友一起来了。不过幽灵什么的根本没有出现嘛。哦对了,我那两个朋友还在楼下。”阿尔弗雷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亚瑟隐藏在黑暗中的气息有种很淡的忧伤……弗朗西斯说过他不会读空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没有别的原因吗?”亚瑟稍稍抬起头,走进几步,看向阿尔弗雷德,眼底的情绪让人无法看清。

        “别的原因?亚蒂为什么要这么问?”阿尔弗雷德愣了愣,犹豫了几秒后笑了笑,接着说到,“有哦,亚蒂想听的话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雨一时半会儿应该停不了呢,我可以慢慢给你讲。”

        “嗯,好。”亚瑟应声,终于跟上了阿尔弗雷德,走到了手电的光圈能照到的范围内,“这右面有个房间,我之前去的时候感觉里面相对来说还比较干净,大概可以休息……”

        “亚蒂跟HERO想到一块儿去了。”阿尔弗雷德见亚瑟略带疑惑的看着他,便补充了一句,“这次来的时候的确还没上过三楼……一会儿我会跟你说的。”

        亚瑟点了点头,尝试着扯了扯嘴角,露出了见到阿尔弗雷德以来第一个笑。

        「也是很长时间以来谁的第一个笑。」

        ——三楼的右侧有个很宽敞的房间,男孩儿推开虚掩的门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点着三盏烛台。虽然并不亮,但对于刚刚一直在黑暗的环境中摸索的他来说的确有些刺眼了。待男孩儿适应了光线,才得以好好打量这个房间。

        ——这是个算得上宽敞的小客厅,华丽的立柜和再也不会点燃的吊灯,窗边摆放的桌案和皮料已经腐朽了的椅子,墙上有一副巨大的挂画,不过看不清是什么了,挂画下有看起来就很柔软的长沙发,意外的没有被岁月侵蚀。其中两个烛台就点在沙发前的矮桌上。

        ——男孩儿实在是太累了,他甚至没有顾及到这个小客厅里虚掩的另一扇门。他倒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很快就睡了过去。

        “后来发生了什么?”亚瑟问到。

        “你听HERO说啊,”阿尔弗雷德往后靠到了沙发上,看着被刚刚点起的烛台映红的天花板,“那个时候我做了个梦,梦见了这个宅子繁盛时的样子,梦见了这间屋子现在的主人……我梦见……他在哭,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哭……阿,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记不太清了……”

        阿尔弗雷德侧过头,看见亚瑟坐在自己右侧,很专注的在听,便接着说了下去……

        ——梦中的所有都是朦朦胧胧的,梦境中只能看清那人蒙着水雾的,绿的梦幻却夹杂痛苦的眼睛。小男孩儿不知道那个人在哭的原因,他只知道他很悲伤,他需要一个人来陪他。男孩儿走到他的身边,伸出小手,想要触碰那个人的肩,那个人却在被指尖碰到的一瞬间消失掉了,变成了一个个的白色光点,落进男孩儿的手心……

        ——这个时候男孩儿醒了。睁开眼的时候整个房间被阳光洒满,雨停了,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烛台早就被人吹灭,不过更让男孩儿惊讶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上被人盖上了一条干净的毛毯,捂的整个人暖烘烘的。应该是这样才避免了雨夜的严寒的侵袭。

        “我把毛毯重新叠好,就放在了现在我坐的这个位置——它现在不见了,看来那个宅子的主人应该真的存在呢。”阿尔弗雷德在追忆的时候镜片后蓝色的瞳孔眯起,好像蒙了一层雾,“白天的时候这里就没有那么诡异了,我很轻松的就离开了宅子,就那么回了家。”

        “所以……你才想要回来找那个宅子的主人吗?”

        “不,这只是一个契机,HERO连回来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亚蒂也一定觉得很好笑吧。”

        “当然不,”出乎阿尔弗雷德意料的,亚瑟很认真的回答到,“人们有些时候选择去做一些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我觉得,你肯定还能遇到他。”

        “果然吧,亚蒂又跟HERO想到一块儿去了呢。HERO也觉得一定还能再遇到他的。”阿尔弗雷德伸了个懒腰,“然后把小时候未完成的事做完——一定要好好拥抱那个那么孤单的人,哦不,幽灵。”

        “谁要跟你想到一块儿去啊,笨蛋。”亚瑟顿了顿,“…但是说到底,你甚至没有跟宅子的主人说过一句话,为什么,还想要安慰他……”

         “诶?需要理由吗?因为我是HERO哦。”阿尔弗雷德笑了笑,“那——亚蒂也给我讲讲吧,亚蒂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不,我觉得没有必要讲……”

        “讲一讲嘛,HERO可是把自己的事都告诉亚蒂了。”阿尔弗雷德往亚瑟的身边挪了挪,沙发发出凄惨的咯吱咯吱声。

        “别凑过来啊,你想让沙发坏掉吗笨蛋HERO,而且很挤的。”亚瑟翻了个白眼,却并没有做出什么躲避的举动。

        “亚蒂不是也没那么反感……”阿尔弗雷德的话卡在了一半,他忽然安静了下来,亚瑟刚刚想问他怎么了,就听见从虚掩着的门外,漆黑的走廊传来的雨声中,隐隐约约夹杂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钢琴的声音逐渐能分辨出来了。

        “夜曲。”亚瑟的语气忽然放轻,用阿尔弗雷德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到。

        “……亚蒂,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阿尔弗雷德脸色忽然变白,他慢慢抓住亚瑟的胳膊,企图找到一些安全感。

        “哼,刚刚还在耍帅的那个HERO呢?”亚瑟毫不客气的说到,动作上却安抚性的拍了拍阿尔弗雷德搭上来的手,冰凉的温度让对方稍稍颤了一下,“…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吗?去看看吧……不用手电筒,用烛台。”

        阿尔弗雷德只好收起手电,跟着端起一架烛台的亚瑟离开了这个连接着卧室的小客厅。他意外的发现走廊中有几盏壁灯亮了,尽管是断断续的,但总要比没有亮光要好。

        琴声在走廊中听的更真切了。

        “这个声音跟亚蒂为什么来这里有关系吗?总觉得好瘆人……”阿尔弗雷德打量着四周,跟走在前面的亚瑟说到。

        “嗯…嗯。”亚瑟的声音有些含糊,“没错……是这样,没错。”

        “亚蒂……?”

        对方没有接话,阿尔弗雷德也只好选择了沉默,走廊在前方到了尽头,向左右分出了岔路,从左侧传来的钢琴声越发清晰,这次连回声都无比清楚。

        尽头的门意外的大开着,里面有光,阿尔弗雷德好奇的往里看了看,只能看见两侧一排一排的书架,“……亚蒂,等一下!”

        “怎么了?”亚瑟回头,看到阿尔弗雷德站在图书室的门前,瞪大眼睛往里看着。只好退到他身边,往里面扫了一眼。

        “…那里……好像有人?”阿尔弗雷德不确定的说到,“…刚刚,那里有人。”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吧。”亚瑟收回视线,转向身边的人,“你太紧张了吧?会不会把灯光的影子看成人影了?”

        “亚蒂你刚刚真的没有看见吗?”阿尔弗雷德揉了揉眼睛,“HERO肯定没有看错,有个人站在那边的书架边上,想要回头的时候就忽然消失了。”

        “……那个……一定是幻觉吧。”亚瑟摇了摇头,“走吧。”

        阿尔弗雷德将信将疑的嗯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刚刚出现人影的地方,才快走两步跟上前面的亚瑟。

        两侧不时会有敞开的门,阿尔弗雷德总会在不经意扫过的时候看到闪过的人影,只不过他没再跟亚瑟提过。甚至在走廊拐角的挂画前,金发的“鬼”背对着他,再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这些?…都是宅子主人留下的光影吗?他看到窗口边有人静静的凝望着窗外,也许那里曾经可以看到万家灯火,留给他一个看似孤独又不堪一击的背影。那个钢琴的声音,大概也是来源于这些剪影吧……

        走廊的尽头有间琴房,门像刚刚所有的那些房间一样敞开着。老宅一直在用它自己的方式向闯入的冒险者展示它要表达的东西。阿尔弗雷德忽然这样想着,也记起了背包里那个日记。

        那个封面上也写了什么别的不是吗?类似于「给霍华德,XXX赠」之类的?

        那个刚刚几番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眼前的人影就坐在房间正中央的钢琴前。房间不算小,几盏壁灯还不足以让人看清中间的人。亚瑟忽然拦住了想要上前的阿尔弗雷德,“听完这首曲子吧。”

        但演奏者被闯入者的声音打断了在琴键上跳跃的手指,他瞪大了眼睛望向这边,幻影在阿尔弗雷德看清他的面容之前如几年前一样破碎掉了。

        亚瑟叹了口气,“好吧,现在过去看看好了…”

        “亚蒂,关于这栋宅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把烛台放在钢琴架上,黑色的钢琴被照亮。他甚至没有顾及皮质凳子上的灰尘,坐在了钢琴前。

        他轻轻拍了拍自己身边长凳上的空位,示意阿尔弗雷德坐下,“嗯,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但我知道的一定会比你多。”

        阿尔弗雷德在亚瑟身边坐下,看着他把手指搭在琴键上,然后与刚刚旋律几乎一模一样的曲子从那里倾泻而出。

        “这座老宅,已经荒废了将近五十年了……”

        ——这座老宅已经荒废了将近五十年了。在五十多年前,这个家族的族长,宅子当时的主人,不顾他其他族人的反对,将即将没落却依然拥有万贯家财的家族交给了他最小的儿子。童年在他人的冷眼下度过,不过十几岁的少年意外的拥有几个哥哥没有的成熟与稳重,父亲很看重这点,希望自己优秀的小儿子能够重振家族百年前的威望。

        ——可是好景不长,少年的几个哥哥,看重的是家族百年基业积攒下来的财富,同时也担心少年会因为童年时受到的侮辱进行报复。于是密谋杀掉他们的弟弟。少年虽然看出了阴谋,提心吊胆的过了几年,但却依旧在一次不慎中被几个哥哥诱骗并吊死在了阁楼里。

        “你听说的版本是自杀吧,可事实真的不是那样啊。”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惊讶的表情,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家族的老管家因为对自己的主人忠心耿耿,也在那之后被几个哥哥杀害,抛尸到山中。他们在掌管了家族后任意挥霍家里的钱财。最后,这栋见证了家族百年兴衰的老宅终于震怒了。

        ——最初还没有什么,大哥被忽然掉落的吊灯砸死的事故被看做意外,甚至其他几个兄长还在幸灾乐祸。不过很快,其他「家主」也接连发生了意外,然后是他们信赖的族人……这栋宅子很快被死亡的阴影笼罩,仆人们纷纷离开了家族……

        “你捡到了一本日记对吧,”阿尔弗雷德听见亚瑟这么对自己说,于是点了点头,将日记翻了出来,“那本日记的主人霍华德,是留在这栋宅子中的最后一个活人。他是被杀害的老管家的孙子。忠心耿耿的年轻管家最后不甘于真正的主人与家族的命运,在主人吊死在阁楼里的尸体前自杀了。”

        “他至始至终讲述的都非常平静,好像在讲与自己无关的事一样。”阿尔弗雷德是这样想的,但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与自己无关的事?吗?”

        ——老宅因为死人的事成了镇上有名的鬼宅,五十年间有不少前来探险或者试胆的人死在了这里,死于老宅的余怒,死于他们打扰了它最后的主人的安宁。

        ——直到大概十年前,有个不同于以往的不速之客闯进了老宅,那是个小男孩儿,似乎只是为了小孩子的游戏而来。主人的幽灵不忍看见这样的小孩子再被老宅害死,暗中保护了那个小男孩一夜,直到第二天他离开。

        “所以这里真正恐怖的,不是留在这里的那个最后的主人的灵魂,而是这栋老宅本身……”亚瑟讲完的时候,手指刚刚好落在最后一个音上,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很努力的不让自己笑的那么难看,“你很幸运啊,笨蛋。”

        他还记得十年前那个有着天蓝色眼睛的小男孩儿闯进来时带给他的触动,他忘不了男孩儿无比透彻的瞳孔与阳光般的笑。他为熟睡的男孩儿盖上毛毯,看见了小男孩儿想要拥抱他的梦。

        长大后的男孩儿与他的好友再次踏进这栋宅子的时候,天知道他有多开心和担心。他找到了几个月前一个探险者遗落在这里的外套,穿上它,然后出现在了那个男孩儿——阿尔弗雷德面前。已经比他高了的男孩儿跟他说他想要拥抱孤单的他,他不可言喻的感情让他想落泪,但他的倔强不允许他在阿尔弗雷德面前落泪。

        阿尔弗雷德看清了日记上的字,「bestow on Howard.——Arthur·Kirkland」

        “所以你要怎么办?我,是幽灵啊。”亚瑟看不见阿尔弗雷德藏在刘海的阴影下的眼睛,他也不想看见。他明白那里也许是讶异,恐惧,排斥……或者什么更伤人的东西,他一点也不想看见。

        所以当自己被人按进一个温热的怀抱的时候,亚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与人类不同,幽灵没有温度。阿尔弗雷德抱着怀中纤细的幽灵,却感受不到他的体温,只好试图抱的更紧。

        “…喘不上来气了啊…笨,笨蛋…”亚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原本很好听的嗓音里带着哭腔。

        “亚蒂,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阿尔弗雷德在亚瑟耳边轻声说,“几年前我只看清了那双绿色的海洋,就在想,如果那里不是只有孤独和悲伤就好了……”

        “所以……HERO现在可是抱紧了它们的主人,亚蒂你喔。”尾音带着点笑意,亚瑟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液体从眼角不住流下,流到阿尔弗雷德的肩上,晕湿了一片。

        又一道闪电划过,这次却不会有人在意了。

        亚瑟忽然瞪大了眼睛,他听见雷声结束后走廊中传来的脚步声,于是用力推开了阿尔弗雷德,迅速的别过头去,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眼泪,“有人来了。”

        “会是谁……等等亚蒂你怎么哭了?HERO没做什么过分的……”阿尔弗雷德站起身,却忽然发现了自己肩膀上一片濡湿。

        “才不是因为你哭的呢!”亚瑟努力擦干泪痕,抬起头,说到。

        “……小阿尔!”“阿尔弗君!”弗朗西斯和本田菊出现在音乐厅的门口,弗朗西斯下一秒看清了坐在阿尔弗雷德身边的人,随即喊到,“小阿尔?你还在干什么?快离开那里啊!”

        “阿尔弗君,你身边那个人……不,那个幽灵可能很危险……”本田菊扶着门框喘气,来不及跟上弗朗西斯跑向阿尔弗雷德的步伐。

        “弗朗?本田?你们没出事吧?”阿尔弗雷德抓住冲过来的弗朗西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的好友。除了擦伤,似乎没什么其他的问题。

        “小阿尔到底有没有在听哥哥说话啊,你身边那个是幽灵……”弗朗西斯反拽住阿尔弗雷德的袖子,试图把他从亚瑟的身旁拖开,却被阿尔弗雷德甩开了。

        “阿尔弗君!在下与弗朗君在地下室看到了柯克兰家族历代家主的画像!你身边的那个他是……”

         “是柯克兰家最后一代家主亚瑟·柯克兰……的幽灵。”阿尔弗雷德笑着打断了本田菊急促的话,说到。

         “诶?小阿尔你知道?”弗朗西斯愣在原地,把目光转向阿尔弗雷德身边坐着的那个瞳的幽灵,对方瞥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头去小声说了一句“一群笨蛋”。

        “要不然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吃汉堡,让HERO慢慢跟你们讲,”阿尔弗雷德一把捞起亚瑟,握住他冰凉的手,笑了一下,“怎么样?”

        “唔…嗖一,嗤情丢似…咕…这样。”阿尔弗雷德一边说着,一边吞下最后一口汉堡。

        “如果小阿尔能咽下汉堡再说话哥哥会更开心的。”弗朗西斯叹了口气,“不过大体上还是明白了……小菊你在画什么?”

        “不,什么都没有!”本田菊唰的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抬起头,迅速说。

        三人一鬼正坐在刚刚上三楼时亚瑟的那个房间里。亚瑟说如果是晚上,就连他也可能没办法带他们安全离开这栋宅子,而且外面还在下雨,所以商量过后,三人决定在这里留宿一夜,明早离开。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睡得着嘛,”弗朗西斯摊在沙发上,“说起来,小亚瑟,你说过三楼还是很安全的吧,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坐在桌前的亚瑟抬起头,刚想说什么,阿尔弗雷德抢先开口,“HERO觉得这里可没有弗朗你感兴趣的妹妹哦,虽然尸体大概有不少,你有兴趣的话……”

        “不不不哥哥可没有那种奇怪的癖好,小阿尔说话要不要那么绝情……”弗朗西斯克制住翻白眼的欲望,小声嘟囔,“哥哥和小菊都差点死在地下室了你也不关心一下……”

        “……什么?”不是他故意的,而是阿尔弗雷德真的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地下室怎么了?不过说起来…你们的确没说身上的擦伤是哪儿来的……”

        “…其实,能活下来在下已经很感激不尽了,”本田菊说着,一边还在纸上画什么,“不过能有新素材在下很开心,差点被砸死什么的在下觉得值了……”

        “地下室到底发生什么了?”阿尔弗雷德没听明白本田菊在说什么,“怎么就……”

        “大概是地下室崩塌了什么的吧,”亚瑟接话到,“那里本来就老化的严重,又因为是在地下常年被雨水侵蚀,有人走进去了老宅不利用一下条件那不是浪费吗。”他耸了耸肩。

        “小亚瑟说的没错啊,就是这样。”弗朗西斯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我和小菊好不容易才跑出来啊,所以才要确认三楼是不是真的安全,出去走一走会不会有问题。”

        “把‘小’字去掉,胡子,”亚瑟翻了个白眼,“的确没什么生命上的威胁,不过如果你能忍受得了忽然开关的门,自动奏响的乐器,随时闪过的人影和忽然有什么缠上你的东西的话……”

        “哥哥只是说着玩的……”

        本田菊熄灭了两盏烛台,和弗朗西斯去了里面的卧室休息,亚瑟很执着的要待在客厅,阿尔弗雷德只好在客厅里陪他。只是在老宅这段时间着实是累了,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最后不得不睡了过去。

        这一觉没能睡多长时间,因为他感觉到原本亚瑟压在他右肩上的重量消失了。挣扎着睁开眼,原本靠在自己旁边的人果然已经不在了,披在他身上的自己的外套也让他一同带走。

        “亚蒂?”轻轻叫了一声,不出意料的没人回答。

        雨已经小很多了,最起码不再电闪雷鸣。走廊里的壁灯还亮着,橙黄色的光此时看起来却不像最初那么瘆人,也许是因为意识到了这里是他居住了多年的地方吧。

        原本分散在各处的往日的剪影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阿尔弗雷德一个一个房间的找过去,最后终于在图书室找到了亚瑟放在图书室的桌子上的烛台。但是却没有亚瑟的影子。

        他也在这里读过书吧。阿尔弗雷德站在最初看到剪影的位置,这样想到,随即他发现,自己眼前的书架上有什么地方与其他地方不同,有几本书刚刚被搬动过。

        顺着痕迹摸过去,阿尔弗雷德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他试了一下,是活动的,于是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

        “哐当。”图书室的天花板被打开,一架梯子伸了下来。阿尔弗雷德抬起头,未能看见里面有任何亮光,但依旧爬了上去。

        再往上的通道是一小段楼梯,楼梯的上方是一扇门。阿尔弗雷德意识到了这是哪里,仿佛童话一样,王子到了再次遇见公主的地方——存在于故事中的阁楼。

        从门虚掩的缝隙内传来哭泣的声音,是那种极力压抑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尽量放轻了脚步,但依旧惊动了里面的人。

        “阿尔?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听到了亚瑟控制住他的哭腔的声音。

        “亚蒂?你怎么在这儿?”阿尔弗雷德推开门,却将自己吓了一跳,映入眼帘的是悬挂的干尸,应该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了,干尸身上的衣服风化的破破烂烂,褐色的风干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死前的模样。它的脚下还有另一具尸体,阿尔弗雷德不想再看,便转移了视线。

        亚瑟抱膝坐在角落里,半张脸埋进臂弯,只露出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你个笨蛋,为什么要找到这里来啊……”

        他的身上还披着自己的外套。阿尔弗雷德想,他走到亚瑟身边,挨着他坐下,“亚蒂,你在害怕什么?不是已经说好了,明天天亮我们带你离开这栋宅子吗。”

        阁楼很冷,因为窗户被砸破了一半,风灌了进来。亚瑟往阿尔弗雷德的身边缩了缩,“……我怕你会厌弃我。”

        “不会的啊,HERO怎么会……”

        “可是谁都是这样。哥哥也是,那些仆人们也是。明明小时候对我那么好,却可以忽然翻脸,打我,骂我,最后把我吊死在这里……”他不禁又抽噎了两下,“谁都是一样,除了忠心的霍华德,没有任何人会关心我……甚至连我的葬礼上没有尸体的事情都没有人过问……我为什么要信任…信任你…信任人类…”

        “可是HERO不会抛弃亚蒂的啊,”阿尔弗雷德有些急促的打断他的话,“因为HERO最喜欢亚蒂了。如果没有你,HERO小的时候就要死在这里了吧,就算是不信任人类的亚蒂也救了我啊。”

        亚瑟没有立即接话,他抬起头看向悬挂的尸体,“你知道吗,一旦你决定带我离开这栋宅子,宅子就会永远消失了。如果我跟你走,你抛弃我了,那么下一个消失的就是我啊。你要我怎样……”

        “HERO保证,一定不会抛弃亚蒂的。但无论HERO怎么说,亚蒂都不会信任HERO的不是吗?所以我要证明给你看,HERO到死都不会抛弃你的。”

        亚瑟偏头,发现那双蔚蓝的眼睛正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目光里满是坚定。

        “……所以就说,我为什么要喜欢你这样的笨蛋啊。”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并没有几秒,亚瑟含着眼泪笑了,狠狠抱住了阿尔弗雷德。对方愣了一秒,然后紧紧的回抱。

        雨停了,月光透过云层和夜幕,照进阁楼。

        ——被你骗了又怎么样,谁叫我……我那么喜欢你阿。笨蛋。

        老宅在亚瑟踏出倒塌的围栏时轰然倒塌,只留下一片废墟。早晨的鸟儿被惊的飞出树林,向山下逃去。

        阿尔弗雷德笑着抱起了亚瑟,说着什么,“亚蒂以后就是只属于HERO的幽灵啦”。亚瑟骂了一句笨蛋,耳根却不自觉的发红。

        作为唯三之一能看到亚瑟的弗朗西斯表示哥哥以后需要一副墨镜了。虽然根本不会明白本田菊在兴奋什么。

        亚瑟从来没有后悔过跟着阿尔弗雷德走出那栋老宅,因为他相信他不会抛弃他。也许等他慢慢老去,自己还是一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也许等他死去,自己还是一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但那又怎样呢?

        到时候只是会多了一对儿徘徊在某个古宅爱好吓人的幽灵而已。

——————end.——————

*保证了HE,感谢看到这里的你_
*第一次发文,文笔渣,见谅_
*这里暖流幽灵,很高兴认识你_

『APH/米英』幽霊屋敷の吊首り少女.1

幽霊屋敷の吊首り少女.1

*bgm「幽灵屋的上吊少女」歌曲脑洞
*cp,米英,only
*非国设
*大致是一个二肥,法叔和小菊闯鬼宅的故事
*不知道要写多少……正文↓

——————————————

「私、死んでいたのかな」つて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像这样说着

膝を抱えて  过去の系を手繰つても
抱紧双膝      追忆着过去

        午后素晴,金色的阳光从窗口洒进教室里。天气预报可没有说过即使是这样的天气,傍晚依旧会下起雨。

        “诶——?”阿尔弗雷德拖长了疑问的尾音,然后猛的吸了一口手中的饮料,坐着的凳子翘起了前腿却没有倒下,他挑了挑眉,“鬼宅?听起来不错啊。”

        “小阿尔你是认真的吗?”弗朗西斯将双手拄在阿尔弗雷德面前的书桌上,“你刚刚听到小菊讲了对吧,那里好像死过不少人哦?”

        “没错,”本田菊顿了顿,“是说在很久以前,那栋宅子属于一个非常繁盛的家族,但那个家族最后的主人吊死在了阁楼里,从那以后那个家族里的人接连离奇的死亡,直到最后的人离开,宅子荒废了……所以才会有闹鬼的说法。”

        “那HERO就更要去捉鬼啦。”阿尔弗雷德鼓起腮帮,咽下最后一口饮料后说到,“怎么样本田?那栋宅子在哪儿?”

        “不不,”本田菊看上去有些着急的摆手,“据说就连前去探险的人都没有回来……”

        “只是传说而已,本田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不,哥哥觉得是阿尔你……”

        “好!决定了!今天下午放学后弗朗,本田,还有HERO我,在校门口集合一起去‘鬼宅’!反对意见一律不接受哦。”阿尔弗雷德站起来,打断弗朗西斯的话,好像很兴奋的说到。

        “小阿尔你怎么了,平时不是挺怕鬼的嘛……”弗朗西斯扶了扶额,有些无奈的叹气。

        “嘿嘿,因为我是HERO啊,要去打败害人的鬼怪喔。”阿尔弗雷德露出他一如既往的像阳光样的笑。即使说着有些幼稚的话,弗朗西斯也看见教室里的女孩子偷偷的望向这边,然后迅速移开视线的动作。

        “在下的话还是算了……”本田菊似乎想摆手,嘴角略微抽了抽。

        “阿抱歉本田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喔?”

        “不,没什么……”

        阿尔弗雷德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出了教室,弗朗西斯记得这个时候他都会去球场上打球来着。

        “我说,小菊。”弗朗西斯坐到凳子上,身子向后仰,看着本田菊,“你觉不觉得阿尔今天很怪啊。”

        “果然弗朗君也这样觉得吗?”本田菊叹了口气,“在下只是随口提了后山的老宅的传闻,没想到阿尔弗会这么激动……”

        “诶?那栋宅子在后山?”

        “嗯,记得后山的小路吧?穿过那条小路,再过一条隧道,就是那栋宅子了,每到夜晚,上吊的人的灵魂就会出现……是听别人跟在下讲的。”本田菊的脸色看起来好像更差了,“很自责”一类的情绪无比清晰的写在脸上。

        “这样啊……”弗朗西斯坐直,然后看向窗外,目光放在球场上开朗的男孩儿的身上。

        “诶,总之,作为某hero的朋友,还是很在意呢。”弗朗西斯好像满不在乎地笑了一下,“那——还有可爱的妹妹们在楼下等着哥哥呢,哥哥先走一步啦。”

        “嗯……”本田菊轻轻应声,然后目送着弗朗西斯离开教室。

        盛夏的黄昏依旧有下午未散尽的闷热的气息,斜阳将影子拉长。后山的一小片林子基本不会有人来光临,三个走在被深绿色的植物包围的小路上的人只能听见林子看不见的深处偶尔传出来的鸟鸣。

        “阿尔啊,可是说到了天黑之后才会出现鬼魂哦。”带着耳机的阿尔弗雷德走在最前面,却忽然听见弗朗西斯叫住他,于是停下脚步,回头。

        “那就等到天黑之后好喽……没关系,HERO带了汉堡来了。”阿尔弗雷德满不在乎的说,随即转过身,继续赶路。

        本田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阿尔弗雷德的心思好像不在眼前的任何事物上,他蓝色的瞳孔即使反射着阳光也透露着一丝丝的失神。偶尔飞过的翠鸟也好,从叶片间落下的阳光也好,盛夏傍晚的后山还是很好看的,但他却没有这个略微欣赏一眼的兴趣。

        ——小小的男孩儿蹦跳着穿过林间的小路,昏黄的光透过叶子偶尔照在他干净的衬衫和金色的头发上。男孩儿脸上挂着对未知的好奇,睁大的湛蓝的瞳孔中满是兴奋和期待,还有一丝的紧张。

        “所以说你究竟在想什么啊?”弗朗西斯稍稍停了一下喘了口气,松了松校服的领口,“小菊你的腰还好吗?”

        “在下觉得在下还可以……”但是扶着腰的左手却告诉弗朗西斯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诶?你们累了吗?没办法,先休息下吧。”阿尔弗雷德停下,回头,笑着说到。

        “毕竟可不是谁都像阿尔你有那么好的体力,爬山还是会累的。”弗朗西斯抬起头,想稍稍向阿尔弗雷德抱怨,却发现对方愣愣的看着之后的道路出神。

        ——男孩儿跑累了,在小路边坐下休息,他仰起头,正对着阳光。也许是察觉到了有些刺眼,他伸出小手,为脸庞遮下一片阴影。

        这种感觉又来了。阿尔弗雷德随即意识到自己又在愣神,不禁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向来上扬的嘴抿在一起。从本田讲述传闻就开始了,总有小时候的记忆会突如其来的闯进脑海,明明都是些基本遗忘了的记忆,却无一不是在催使他前往山后沉寂了多年的老宅。

        “阿尔弗君,是不舒服吗?”本田菊看到了阿尔弗雷德不经意的小动作,有些关切的问到。

        “没什么哦,本田你担心过度了。”阿尔弗雷德扬起嘴角应声。果然还是不想让两个关心自己的好友知道啊。“那接着走吧,快要到隧道了吧?”

        ——男孩儿在黑洞洞的隧道前停下,有违和于夏日的阴冷的风从隧道深处吹了出来,吹的男孩儿打了个寒战,头顶昂扬的呆毛抖了抖。他咽了口唾沫,然后迟疑的向隧道迈出第一步。

        “不过这儿还真阴森啊。”弗朗西斯随意的打量着四周,废弃隧道的地上,隧道壁上都有随处可见的杂草。弗朗西斯又看了一眼隧道的尽头,却意外的发现这条隧道并不算长,能看到出口透过来的光线,于是在心里舒了口气。

        “大概快要到了吧……阿尔弗君需要手电筒吗?”本田菊向前赶了几步,本来想跟阿尔弗雷德说些什么,却看到了对方有些发青的脸色……果然这家伙还是很怕黑阿。

        “不……不!HERO才,才没有害怕!”

        “阿尔,你的呆毛出卖了你。”弗朗西斯本来想拨一拨阿尔弗雷德头顶的呆毛,但犹豫了一下改成了拍肩,他记得这个人好像不怎么喜欢与别人有肢体接触来着?

        “…没,没关系的!你看!”阿尔弗雷德忽然加快了脚步向隧道尽头赶去,似乎是想要掩饰什么。

        ——男孩儿气喘吁吁的跑出隧道,回过头来想想,好像刚刚吓到自己的声音只是自己不小心踢到石子了。后怕的向后看了看,不禁缩了缩脖子。然后他转身,却发现一栋看上去有一定岁月了的三层老宅出现在他的面前。阁楼顶部的瓦硕映着最后的阳光,闪耀着隐约的金色。小男孩惊异于眼前的景象,没有注意到太阳落下的另一边聚集起的黑色云层。

        “诶呦!这儿怎么还有层栅栏?”弗朗西斯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体,“不过已经倒了。”

        “不……当时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它还没有倒……”阿尔弗雷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另外两个人愣了一下,然后齐齐看向他。

        “阿尔弗君,在下觉得你应该说说……你来过这儿吗?”本田菊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诶…阿…那个……哈哈哈哈,当然没有,HERO怎么会来过这种地方……”

        “小阿尔,都到这里了,你……还是说一下比较好哦,哥哥可是担心了你一路。”弗朗西斯有些无奈的闭了闭眼,说到。

        “……”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面对两个真的是在关心自己的好友,实在不能再欺瞒什么了,于是便开了口……

        “……类似于‘因为某种契机然后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遗忘的事’的剧情吗?”本田菊听完阿尔弗雷德说的事之后,摸了摸下巴,“阿尔弗君为什么不早说呢,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但是也不一定是坏事不是吗?”阿尔弗雷德坐在已经被雨水腐蚀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栅栏上,笑着耸肩,“万一是有什么神秘力量在召唤着HERO呢?也许推开阁楼的门还可以看见沉睡的公主在等着HERO叫醒她呢。”

        “阿尔,我想你还是……”弗朗西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是谨慎点比较好……”

        “嗯。我知道。”阿尔弗雷德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粘上的尘土,“那么,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老宅的门发出「吱呀——」的响声,和刚刚的栅栏门一样,属于年代久远到让人觉得再碰一下就会掉下来的声音。男孩儿小心翼翼的把头探进去,宅子里光线比较暗,厚重的窗帘甚至还拉着。他走了进去,鞋子踩在积满灰尘的地毯上,脚步的声音骤然减小。大门在他身后关上,发出「咔哒」的一声,吓得他一跳,随即意识到那是风的缘故,因为他看到大厅一侧的走廊边上有个窗口,窗帘正被风掀了起来。

        “这扇窗户应该从我那时来就是破掉的了。”阿尔弗雷德走到那扇窗户边,把窗帘拉到一边,让今天最后的阳光洒进来。

        “果然这里不会有人来过吧?”弗朗西斯打量着大厅里左右通往二楼的楼梯,嘟囔到。

        “嗯……等等?”本田菊好像忽然看到了什么,“阿尔弗君!弗朗君!你们看这里。”

        “怎么了?”阿尔弗雷德正在一扇一扇的把窗帘拉开,听见本田菊叫自己,探过头,就见他蹲在楼梯边,仔细的察看着什么。

        “诶?这个是……”弗朗西斯走到本田菊身边,去看他看的地方,“这个…是脚印吗?”

        “脚印?”阿尔弗雷德跑过来,“这个看上去,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吧,也就最近几个月?”

        “嗯……这里近期应该也有人来过。”本田菊扶着腰站起身,“看来我们不是今年第一波来这里冒险的人啊。”

        “嘿,我说,要不然我们分头行动吧,兴许能快一点,”弗朗西斯忽然说到,“你们看窗外,好像要下雨了。哥哥可不想被困在这种荒郊野岭啊。”

        向窗外看过去,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阳光已经被云层挡住了,漆黑的云慢慢逼近,给人一种有些窒息的压迫感。

        “……也好,但毕竟是未知的地方,分开行动会有些危险吧。”本田菊还有些犹豫,“要不然我们改天再来……”

        “不要嘛,你们都听到HERO说的回忆的事儿了,所以HERO现在超级好奇小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啊。”阿尔弗雷德好像忽然急了,差点没蹦起来。

        “也没说一定要改天吧,我们分开看一看宅子就好了不是吗?”弗朗西斯忙拦住阿尔弗雷德,他害怕他如果蹦起来会砸穿地板……

        “嗯!好,那HERO就负责二三楼啦!你们要看好一楼和地下哦。”忽然就好了。

        “诶?等等,这就决定了?阿尔弗君……”本田菊伸出的手僵在半空,阿尔弗雷德的影子已经消失在了二楼的转角,“…原来是……有地下室的吗?”

        ——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黑漆漆的,男孩儿在楼梯口犹豫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走进去。整座宅子虽然只有三层,但每层向后延伸的空间却不是一般的大,男孩儿在二楼盲目的晃荡着。天色越来越暗,他以为是天要黑了,走到窗边才看见压在头顶的乌云。他不禁有些害怕了,想着也许应该回家了。

        ——不过有些不幸,他发现自己在这座偌大的宅子中迷路了,本来应该一侧是窗户的走廊这时两侧是一扇一扇紧闭的门,找不到来时的路。他试着去推,却没有一扇能推开,门后好像被什么东西抵着。他越来越害怕了。

        阿尔弗雷德跟着耳机里的声音哼着小调,打量着一排一排的门。他浏览着自己小时候的记忆,笑着摇了摇头,轻声对自己说,“HERO这次可是有好好记得路的哦。”

        他发现地上的脚印依旧在延伸,只是因为光线变暗的关系,阿尔弗雷德低下头,很仔细的寻找脚印的痕迹。他想起了带来的小手电,或者说,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背部压着的双肩包的重量。

        白光划破了昏暗,脚印再度清晰了起来,“阿,这样就注意不到路了啊……不过应该没关系吧,只要跟着脚印就可以走回去了。”

        顺着脚印拐来拐去,阿尔弗雷德最终找到了一扇半掩着的门,脚印拐到了里面,阿尔弗雷德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有些小心的推开了门……

        没有想象到的尸体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光线扫过,这里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看起来更像是佣人住的,因为房间不算大,甚至连窗户都没有,两张上下铺位的床贴墙摆放,床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落满灰尘,占了小房间空间的三分之一,一个小小的茶几摆放在两张床中间,上面防着烛台,烛台旁却放着一件与古老房间违和的东西。

        一本日记。阿尔弗雷德想,一边摘下耳机,走进。那肯定是一本翻开的日记。里面的字迹是手写的,纸张也已经泛黄了。

        阿尔弗雷德有些小心的掂起日记,抖掉上面的灰尘,拍了拍封面,书皮上还能隐约辨认出持有者的名字。

        “Ho…Howa…Howard?”阿尔弗雷德有些吃力的辨认出这个人的名字,他发现只有这个名字的笔体与日记中其他内容的笔体不一样,名字的笔体是非常漂亮的圆体字,“是心爱的女孩子送给他的吧,既然是这么漂亮的字。”

        日记被阿尔弗雷德装进背包,与汉堡混在了一起。他出了那间屋子,然后有些愉悦的吹了声口哨。尖锐的声音在走廊中响起回音,反倒把他自己吓了一跳。

        咯咚,咯咚……

        诶?是不是有什么声音。阿尔弗雷德下意识的摸了摸已经挂在脖子上的耳机,确认不是其他的声音。

        咯咚,咯咚……

        似乎是脚步声,从走廊不远处,手电筒的光圈波及不到的拐角处传来。阿尔弗雷德的额头冒出冷汗。

        咯咚,咯咚……

        脚步由远及近。更糟糕的是,阿尔弗雷德发现,地上的脚印不知道什么不见,他好像找不到路了。

        ——男孩儿听到的脚步声从走廊深处传来,慢慢接近,他的脸色变的煞白,黑暗中他看不清任何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他好像看到在黑暗的深处,有人影在晃动。他快要被吓哭了。

        ——他真的看到鬼影了。下一秒他释放心中的恐惧,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不行,这个时候跑掉可不是HERO的做法。”他拧了拧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目光一斜,看到了茶几上的烛台。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阿尔弗雷德躲在门后,攥紧烛台的手出了冷汗,人影转过拐角,他相信那个东西应该已经看到手电的光圈了。

        他听到声音在房间门口停下,然后向房间走来……

        “嘿!”

        阿尔弗雷德从门后冲出来,不管什么别的,一声大吼,手中的烛台向面前的“鬼”身上砸去。

        “啊!”那个“鬼”叫了一声,躲开了阿尔弗雷德的烛台,“你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阿尔弗雷德说到一半的话忽然顿住了,因为他发现,对方好像是个人……

        阿尔弗雷德愣愣的盯着比自己矮一些的绿色的眸子,那个人也愣愣的看着他。空气尴尬的好像凝固。

        “…对不起!!HERO不是故意的!!”阿尔弗雷德往后蹦了一步,将手中的烛台背到身后,说到。

        那人愣了两秒,随即翻了个白眼,“真是的,我有哪里很像鬼吗?”

        “……”阿尔弗雷德闻言,认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明明是夏天,身上却套着一件黑色的长袖运动衫,而且明显比本人大了一圈,看上去不像自己的衣服。往上是有些苍白的皮肤,看起来与阿尔弗雷德年纪相仿的精致脸孔,沙金色的头发,以及即使在黑暗中也显的熠熠生辉的绿色瞳孔,“……除了眉毛好粗之外…都很正常嘛。”

        “喂!”那个人又是一个白眼丢了过去,不过很快变成了有些冷淡的表情,“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HERO叫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来这里冒险的喔,你也是吧?”阿尔弗雷德笑了笑,蓝色的瞳孔微微眯了眯。

        “冒险……嗯,算是吧,”他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出去一些的大男孩的笑容,稍稍有些发愣的回答,“亚瑟,亚瑟·柯克兰。”

        “那太好了。亚蒂我们一起走吧,HERO一个人都要吓死了。”

        “觉得吓人为什么你还要来?还有不要那么叫我。”

        “诶?亚蒂?HERO觉得这么叫没有问题喔。”

        “……”

        ——男孩儿直到跑到再也跑不动了才停下,他扶着墙喘气,身后已经听不到脚步声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听到了雨声,抬头,看见了通往三楼的宽敞的楼梯,和楼梯缓坡处巨大的落地窗,这时刚好一个闪电打过,雨,已经下了很久了。

        ——他缩了缩脖子,觉得有点冷。上了三楼,他觉得好像看到右面有光照过来,于是顺着光线,向光源找去。

————————tbc.————————

*初投献给usk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试水_